共享汽车明年将洗牌 落地属性强依赖地方政策

2017-12-05 10:34 新浪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2月4日,汽车分时租赁平台PonyCar获2.5亿元C轮融资。上个月,也有两个重磅玩家入局,宝马和美团的共享汽车项目在成都落地。今年3月和10月,分时租赁公司友友用车和EZZY相继倒闭,并未让市场对共享汽车热情退散。

“2018年,随着碳指标排放文件的落地,主机厂去产能化的需求增加,中国共享汽车行业将迎来爆发期,将有更多企业入局。短时间内,共享汽车不会像共享单车那样出现类似摩拜、ofo的寡头竞争,但彼此间的竞争会更加血腥。”12月3日,易微行CEO杨洋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分时租赁市场以本土运营商为主,市场份额占比超过90%。开放的市场和用户,使分时租赁市场吸引了更多不同行业背景、不同地方的企业布局。

入局者会越来越多

2017年8月8日,交通运输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鼓励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发展。

罗兰贝格咨询公司发布的《汽车分时租赁如何在中国获得成功》报告认为,在未来10年间,中国分时租赁汽车数量将保持45%的年复合增长率,2025年分时租赁汽车数量将达60万辆。

当前分时租赁的企业主要有以下四种:一是“车企系”,即汽车主机厂旗下的子公司或共享项目以及主机厂入股背景的企业,如戴姆勒的Car2go和Car2Share、上汽和上海汽车城的EVCARD、力帆的盼达出行、首汽Gofun、北汽绿行、绿狗出行等;二是“跨界系”,其他行业的巨头跨界进入分时租赁市场,如海航集团创投的小二租车、滴滴分分租、美团租车等;三是“租车系”,租车公司转而从事分时租赁业务,如TOGO途歌、宝驾出行等;四是第三方科技公司从事分时租赁创业,如一度用车、EZZY等。

在共享汽车模式探索初期,这四类企业虽有各自优势,但也面临不同问题。例如,“车企系”依托主机厂,能够取得车源、技术、基础建设等便利,这其中又包括两种企业:一种是由中国汽车企业主导或者入股的;另一种则是跨国汽车企业全球出行项目在中国落地。

目前进入中国分时租赁市场包括德系三巨头,奔驰的Car2go和Car2Share、宝马的ReachNow以及奥迪的Audi On Demand。这些分时租赁项目的共同特点是,均已经在欧美等地率先落地后再将项目带到中国。

“这些跨国企业擅长的是欧美传统的玩法,但这种常规的玩法,car2go已经证明在中国很难玩下去。在中国,不同的城市有着不同的政策和资源,分时租赁极具地方特色,跨国企业在短时间内难以掌握。”12月3日,分时租赁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至于跨界玩家,美团进军分时租赁市场,最大的优势在于拥有用户资源。美团在“衣、食、住”等积累的用户资源,让其在挑战分时租赁市场时,能为其目标用户提供一整套的全价值链的综合服务,衍生更多商业价值。

背靠巨头的分时租赁公司,拥有雄厚的资金支持。而资金短缺则是其他共享汽车面临的共同难题,也是共享汽车在未来几年相继会进行市场淘汰的一大原因。

“明年会有更多资本涌入,也将是分时租赁行业整合并购的一年,市场空间被挤压,头部30家市场规模会扩大占据一席之地,一些分时租赁公司则会被淘汰,但也有一些小公司会在地方守住自己的小阵地。”杨洋说。

 分时租赁“成都城市样本”

不考虑盈利,共享汽车需要先落地。众多分时租赁企业的逻辑是选择落地城市。这些城市需要牌照获取简单、人工成本低、当地经济基础发展好、政策利好、开放程度高,市民对于分时租赁这种新型商业模式接纳程度高并且具备消费能力。

显然,一线城市不是当下共享汽车模式探索阶段的最佳战场。在国内,这样的二线城市屈指可数,如成都、杭州、南京等。

“对于分时租赁而言,特别是在商业模式试验阶段,综合获取牌照、成本、销量、政策、资源等因素来看,选择二线城市比一线城市更加合适。先做二三线城市,进行商业模式的摸索,再由二三线城市向一线城市渗透,更加合理。”杨洋表示。

以成都为例,今年9月,成都市政府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中,确定了成都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业未来三年的发展目标:至2018年底,全市基本形成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服务网络,服务网点达到2500个,充电桩达到10000个。至2020年底,全市形成覆盖广泛的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服务网络,服务网点达到5000个,充电桩达到20000个。

该《指导意见》还指出,要引导鼓励各类停车场按一定比例配备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网点和充电设施,并加大对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企业的政策扶持力度。针对企业、车辆、市民、经营行为,提出了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营运管理规范。同时,还明确了成都市交委、市经信委、市建委、市公安局、宣传部门及各区(市)县政府在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管理的职责分工。

这些因素让成都成为最受共享汽车企业青睐的城市之一。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EVCARD、Gofun、途歌、盼达出行、苏打出行、Car2Share、ReachNow美团租车等多家国内外较为知名的共享汽车平台,相继在当地开展相关业务。

除了成都,上海、重庆、广州等地方政府也有相关政策出台。当然,各地地方政府为吸引共享汽车项目落地提供的政策扶植需要适度。“既然共享汽车是市场行为,政府没有太大必要进行直接和间接的补贴,比如给他们提供免费的停车位,我认为这是用纳税人的钱补贴小汽车出行。”11月11日,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在全球未来出行高层论坛公开演讲时表示。

但他也认为,在违章行为的对接、信用体系的对接,政府可以给企业提供帮助。在共享汽车产业初期发展阶段,政府的扶植和帮助会让该产业取得快速发展。

“分时租赁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形成滴滴快的、摩拜ofo这种寡头竞争一统江湖的局面。它是落地属性落地资源依赖性极强的行业,它想在本地获得成功,高度依赖牌照、停车位等资源,而这些资源是不可替代资源。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每个地方,都会有一到两家的巨头企业,依据地方的垄断性资源占据地方市场。”杨洋说。

事实上,这种情况已经出现。目前,在上海市场EVCARD几乎一家独大,在重庆盼达占据大量市场份额。因为在地方率先落地,这些企业已经掌握当地优质的、核心的资源。

但是,共享汽车要想走出本地,进军更多其他城市,是目前大量企业面临的共同难题。

责任编辑:王路(QT000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