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数家驾校存“代刷学时”猫腻 已被交管查处

2016-08-24 09:22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北京数家驾校存“代刷学时”猫腻 已被交管查处

近日,有市民向北京青年报记者爆料称,北京有部分驾校向学员承诺可以减少训练时间,代刷学时。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部分驾校承诺只要支付数百元,就可以让工作人员用指纹帮学员刷够“学时”,等到考试时再改回学员本人指纹,并称“代刷”后可以不用按照规定练车,“有时间就来,不用每次到场”。

同时,北京市交通管理局也接到有驾校“代刷学时”的相关举报,并于近日对涉事驾校进行了集中查处。

事件

学员称多交数百元可让教练“代刷学时”

家住北京的小赵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想快点拿到驾照,但是在驾校练车耗时较多,加上因工作学习等原因造成时间紧张,很难抽出时间经常到驾校练车。在小赵和驾校说明情况后,驾校方面告诉小赵,只要多交200元就可以不用来练车,会帮她刷够上课学时。

小赵告诉北青报记者,她所学的C1车型驾考总学时应为78个学时,科目一需要学习12个学时的理论。科目二共计26学时,其中理论2个学时,模拟驾驶3个学时,实操21个学时。科目三共计40个学时,其中理论16个学时,模拟驾驶4个学时,实际操作20个学时。按照教学大纲规定,学时是累计计算的,每个学员每天最多可签4个学时。

但小赵称,如果自己参加全程培训,从报名考试到拿到驾照至少要几个月,“抽不出那么多时间”。

“我是由我弟弟介绍过去的,当时就直接让教练代刷了,卡我都没见过,直接就交了200块钱。教练说只要练车练会了,就安排我去考试了。”小赵补充道。

小赵还告诉北青报记者,当时考试也通过了,“有人代刷感觉轻松不少,我开车好着呢,就出过一次事故。”

随后,北青报记者通过淘宝找到一家名为“车轮代理”的驾校代理公司。该代理公司工作人员称,他们公司旗下代理招生的多家驾校都可以代刷学时,价格浮动区间在300到350元之间。并告诉北青报记者,“只要你会开车,交了代刷学时的钱,就保证能通过考试。”

探访

“代刷”后可不按规定练车

7月底,北青报记者来到车轮驾校代理公司介绍的位于大兴区的鸿益驾校。北青报记者向报名处的接待人员咨询办理代刷学时的手续,该接待人员立刻问:“在网上交钱了吗?”在确认记者是通过代理机构找来的后,该接待人员联系了驾校招生处的姜主任。姜主任告诉记者,驾校确实可以帮助学员刷学时,前提条件是学员需要会开车。

“科目一是免费刷的,科目二和科目三一共需要300元,如果科目四也需要帮刷学时,需要再交50元。”姜主任不断承诺说,“答应你的一定给你办成。”

随后,北青报记者又来到位于丰台区的久安驾校,在招生处碰到了正在刷学时的蔡先生。不过,蔡先生透露,其实他已经好几周没来上课了,由于平时工作忙没时间上课,因此委托了这里的教练代刷学时。

“我身边不少人都曾经或者正在这里代刷学时。”蔡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和他一起练车的两个学员在听说可以代刷学时后,也都找了教练或者驾校刷学时。

在丰台区久安驾校,接待北青报记者的是自称该校负责人的王校长,在北青报记者表明想让驾校代刷学时后,王校长立刻说,“没问题,交学费再加300就行”。王校长表示,原来只用多交200元,但“现在查得严了,就涨价了”,并且也多次向记者承诺可以保证成功刷学时。

此外,在另外两家位于房山区的驾校,校方也都表示可以帮助学员刷学时,并且做出了相应承诺,只要交了钱就可以代刷,“学员有时间去驾校练习就可以,不用每次都到场”。

调查

他人指纹平时“代刷”考试时改回本人指纹

驾校教练是如何代刷学时的?在北青报记者多次询问后,大兴区鸿益驾校的姜主任透露说:“上课时候的指纹用的是别人的,考试的时候再帮你改回你的指纹,刷学时的时候就用我们工作人员的指纹。”

针对如何代刷学时的问题,丰台区久安驾校的王校长也给出了同样的解释。王校长说,学员留下的指纹只用来考试,而代刷时用的是工作人员的指纹,“驾校内部会有专人来帮助学员刷够学时,上课所录的指纹和考试的指纹没有任何关系”。

至于和网上代理公司的具体合作事宜,几家驾校的负责人都表示不方便透露更多的细节。

曾经就职于北京某驾校的张教练向北青报记者透露,如果学员说想要刷学时,他就会去找驾校特定负责此事的人,把钱交给这个人之后,再由此人安排工作人员给学员刷学时。

另一名就职于某大型驾校的孟教练说,一般大型驾校很少有教练会答应帮学员刷课时,毕竟会有被查的风险。

“这种敢向学员承诺可以刷学时的驾校,往往位置距车管所较远,较为偏僻,这样就可以逃避车管所和民警的检查。”孟教练表示,按照相关规定,一旦被车管所查到人、车、课时不合,驾校也会受到相应处罚。

查处

交管部门勒令涉事驾校停业整顿

随后,北青报记者与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取得联系。交管局车辆管理所驾管中心赵主任表示,近日也已接到“部分驾校代学员刷学时”一事的举报。经过调查,8月12日,交管部门对鸿益、京西、远方、久安等驾校进行集中查处,暂停涉事驾校新学员受理手续、责令其进行内部整改,并责令涉事驾校对违规人员进行处理。

赵主任介绍,这已经不是车辆管理所第一次发现有驾校代学员刷学时,仅以今年为例,全北京市范围的专项整治已开展了3次。他介绍,自2015年7月至今,北京市共查处机动车驾驶人考试作弊行为80起,其中,使用高科技工具作弊的25起,使用假身份证的18起,其他替考行为的37起。自2015年11月1日《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后,已对7名参与作弊人员进行了刑事处罚。

“虽然交管部门也采用了很多监管手段,包括科技手段想要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但是,还是有个别驾校、个人去研究如何‘钻空子’。”赵主任补充道。

律师

严重可吊销驾校营业执照

关于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私自代学员刷课时的问题,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表示,对于驾校不严格按照规定进行培训的情况,严重时可吊销驾校营业执照。

韩骁律师解释说,“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实行学时制,该替刷的学员属于未经过合法驾驶课时培训的学员。”按照我国《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规定》相关规定,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机构向未参加培训的人员颁发《结业证书》,不严格按照规定进行培训的,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由原许可机关吊销其经营许可。

此外,对于机动车驾驶培训教练员填写《教学日志》、《培训记录》弄虚作假的,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限期整改;逾期整改不合格的,予以通报。

责任编辑:张耀文(QA000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