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增计划频受阻 自主品牌筹资遇冷

2016-04-11 09:58 华夏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定增计划频受阻 自主品牌筹资遇冷

资本低迷 定增计划频受阻 自主品牌筹资遇冷

3月31日,长安汽车(000625.SZ)复牌,并公布了历时一个月重新调整的2016年新版定增预案:拟筹资20亿元投入“长安汽车乘用车建设项目”和“长安汽车发动机产能结构调整项目”。稍加留意不难发现,上述两项目在2015年的预案中定增资金总额高达60亿元,缩水2/3。

就在长安定增计划缩水之前,长城汽车(601633.SH))曾发布的针对新能源项目的168亿元定增计划,在几经波折之后也最终流产。

接连两份遭遇阻碍的定增计划背后,是资本市场发生的强烈波动使然。而在定增计划大打折扣后,原本两家自主汽车企业历经几度考量制定的战略规划也将难以避免地受到影响。

突如其来

2014年4月23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拟向中国长安以及包括北京物源股权投资管理、招商财富资产管理等在内的10名特定对象增发约3.21亿股,募集资金约60亿元用于乘用车建设和发动机产能结构调整两个项目,发行价为18.70元/股。

除长安汽车的控股股东中国长安外,10名定增对象中的自强振兴壹号、自强振兴贰号、自强振兴叁号、自强振兴肆号的合伙人同样为长安汽车的管理层及核心人员。

时隔不足一个月,长安汽车的定增计划就通过了审批。去年5月20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披露,已收到国务院国资委有关批复函件,原则同意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并同意中国长安集团以24亿元现金参与认购。

而在今年3月31日,长安汽车经历一个月停牌之后,发布的2016年新版定增预案发生了巨大变化。“筹资金额上的变化是最明显的,从60亿元直接砍到了20亿元,缩水2/3。”民族证券分析师曹鹤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除此之外,相比2015年版定增方案中包括控股股东在内的10名定增对象,2016年版定增方案中只有中国长安一家。不仅如此,原方案中拟以18.70元/股的固定发行价,也在新版本中变为了“按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90%”。

几乎已是板上钉钉的“自家事”,为何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从先后两个版本的定增方案中或许已能看到一点端倪——定增价格从固定改为更灵活的方式,这就使从审批到发行的阶段,得以避免因为股价大幅波动带来的影响。而在曹鹤看来,发行人数量的改变,亦在客观事实上取消了除中国长安外的发行人参与。“定增价格改变和发行人数量改变、资本市场的低迷走势有一定关系。”

低迷所致

正如曹鹤所言,资本市场的低迷走势,与定增计划缩水不无关系,遭遇股价低于发行价的定增,显然是得不偿失的。截至长安汽车停牌前的3月2日收盘,公司最新股价为14.34元/股,与旧版本方案中制订的18.70元/股的发行价相差甚远。

“资本市场走向发生变化时,更改定增计划的情况很常见。”曹鹤坦言。

无独有偶,曾于去年7月,在A股发布募资规模高达168亿元的定增预案的长城汽车,也在不到一年时间内经历金额下调并最终“流产”。去年7月,长城汽车发布公告宣布,拟以不低于每股43.41元的价格,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8700.76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68亿元,打造新能源汽车产业。

不过,随后长城汽车发布《关于调整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底价及发行数量的公告》,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发行底价和数量都进行调整。最后,长城汽车将募集资金总额从168亿元调整为120亿元。

但即便如此,也未能如愿守住定增计划。今年3月25日,长城汽车发布公告披露,决定终止本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并以自有资金投资相关项目。

“鉴于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资本市场波动较大,公司股价已低于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修订稿)确定的发行底价,经反复论证、审慎研究,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长城汽车在公告中表示。

“发布定增预案将涉及到公司一系列发展规划和筹资计划。定增方案中的重大变化,对计划推进来说肯定是有阻力的。”有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时表示。

精打细算

根据长安汽车的新方案,20亿元资金分别等分在长安汽车乘用车建设项目和长安汽车发动机产能结构调整项目上,每个项目中来自此番发行的募集资金均为10亿元。

在此之前,从上述两个项目分别为33.7亿元和32.14亿元的投资总额来看,总投资额约为65亿元中的大部分将有60亿元来自募集资金。而现在,执行上述两项目的其他45亿元资金还需另寻出路。

长城汽车的高额定增计划付诸东流,而能否妥善安排现金流,控制好资金成本,对于长城汽车而言仍然将是不小的挑战。“如若要按照原计划实行,重新制订筹资方案,自筹资金也需要一定时间。”上述分析人士坦言,这在一定程度上会迟滞项目的进展。

不过,同样值得关注的是,长安汽车在新方案框架中还发布了股权激励计划——拟向激励对象授予3122.5万份股票期权,涉及不超过210名激励对象。公司总裁朱华荣、董事周治以及罗明刚、杜毅等多位副总裁均获得等额分授。在行权有效期内,激励对象可分3期行权,行权价为14.58元。

公告中同样披露了三个行权期的解锁条件,分别为:2017年净利润基于2015年年均增长率2%,对应绝对值则分别为100.92亿元;2018年净利润基于2015年年均增长率2%,对应绝对值为102.94亿元;2019年净利润基于2015年年均增长率2%,对应绝对值为105亿元。而按照长安汽车此前预计,2015年实现净利润就已高达93亿-101亿元。“解锁条件并不高。”曹鹤坦言。

在包括曹鹤在内的诸多分析人士看来,尽管拟定方案中的条件可能不是最后批准的条件,但股权激励以如此方式出来,央企股权激励松绑的信号已逐渐明朗。更开放的激励政策显然能更加猛烈地刺激车企高管的奋斗热情。而这对于长安、长城等自主品牌上市公司而言,也算得上是荆棘路上的一桩利好。(刘珊珊)

责任编辑:张耀文(QA0002)  作者:刘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