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大佬出席博鳌CEO早餐会 易到周航谈无人驾驶

2016-03-25 10:27 中国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众IT大佬出席博鳌CEO早餐会 易到周航谈无人驾驶

在「有数」第一财经博鳌CEO早餐会上,来自国内外知名企业的企业家们被牛津大学商学院院长Peter TUFANO无意当中提及的一项延续25年的调研“引爆”了思想。

这项调研在25年中始终追问商业决策者们:水、健康、大数据、人口结构、老龄化等等问题被一一提及,他们认为,这些都是影响未来的重大问题。

原计划的“数据媒体生产力”的讨论主题很快被“未来哪些重大问题会对业务或者趋势产生影响”所替代,归根结底,无论是大数据,还是云计算、人工智能,抑或机器人、虚拟现实技术等等,最终都是改变人和人类生活方式的驱动力。

机遇与挑战并存,嘉宾们甚至提出,25年后再回望今天的讨论,到底有哪些趋势会实现,有哪些会超出人们的想象。

重新思考“人”

作为中国领先的财经媒体,第一财经想在中国的媒体行业率先做出数据业务,第一财经CEO周健工表示,这也是过去的半年多时间第一财经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去年底发布了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

“我们在数据业务上分三步走,第一就是数据的媒体化,就是用更多的数据跟媒体内容结合在一起,让我们的媒体跟内容分析更加深刻更加准确更加及时。同时让外界可以意识到一财跟阿里之间非常好的数据源和数据分析的能力可以帮助企业解决他们很多基于数据的分析。第二阶段,我们希望可以进入更多的垂直领域,可以帮助企业用阿里巴巴的商业大数据决策。第三阶段我们希望发展数据的平台化,阿里巴巴的数据跟第三方数据,可以建立起终端的业务。”他说。

对此,途家联合创始人、CEO罗军深有体会。作为受益于大数据发展的共享经济代表,他本次入住的就是自己品牌下的公寓,享受到了分时度假带来的便利和实惠。共享经济理念会进一步影响中国。25年之内,他预计人的意识形态的变化将影响到人的行为和消费,这些都是马上可以看得见的。

对于人的研究不仅仅限于“需求侧”,还有供给侧。“中国未来20年肯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因为它最关键的要素就是人。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中国是不是有能力成为一个领导者,领导世界科技创新,至少是跟美国同样具有创造力的国家跟社会。”携程旅行网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梁建章亮明自己的观点。

“我们接下来这一代人很有可能在企业经济方面都有很大的市场。纵观几个阶段的变化,以前是温饱,后来求发展,接下来可能是体验,所以十分之一的人口会对世界经济产生重要的影响,影响到我们的这个产业,尤其是中国跟世界的衔接。”罗军说。

这与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李怀珍的担心不谋而合,“25年我们感觉到太远,实际上,我们更关注中国跟世界的一体化,怎样连接得更加紧密,项目与项目之间、国与国之间,不管东方西方。”

人与技术

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则从科技角度论证了未来25年内人与机械的关系,还有由此延伸出来的社会、经济、人文问题。至于很多人担心人类会造出一个机器比自己聪明,他并不认同。

“我告诉大家,看不出来任何迹象表明人类造出来一个机器比我们聪明,但是机器因为与计算机、大数据、物联网的结合看上去是聪明的。人类的历史就是造工具的历史,我们对自己不是那么了解,人类一个重要的特质就是创造力。”洪小文说。

他认为,今天的机器都是利用算法执行动作,对人类造成伤害的只能是人类。

这一点也得到了易到用车创始人、CEO周航的认可。以无人驾驶为例,他认为这会带来一场真正的交通革命并改变人与社会的关系,比如人跟车的关系,包括拥有跟使用之间的关系。

“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不重要,因为人类过去几百年的历史当中革命性的技术很多,不管电话、电视,还是原来的电力还是铁路、飞机,其实都在那个时代是一个时代性的技术进步。”

每一次的工业革命都是取代一些工作,加上一些新的工作,这是能够让大部分的人赚到更多的钱,获得更好的服务的路径。

事实上,美国著名社会学家杰里米·里夫金在《零边际成本的社会》中提到要让产品和服务更加大众化,让更多老百姓享受更好的产品和服务,价格更低。但是它没有解决财富的分配。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需要进行更多的经济、社会学、心理学各个方面的研究。

第一财经首席顾问张力奋则提醒说,今后25年,人类历史和社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基因跟生命科学还有经济的发展可能使我们的人均寿命增加,这让我们已经进入常态化的很多的理解都需要重新思考。”

技术在这个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嘉宾们讨论和争论的焦点。

“我觉得这个已经不完全是科技的问题。我相信人类的智慧,我想我们会跌跌撞撞,这是未来25年大家面临的很重要的局面,需要我们思考的问题。”洪小文强调说。

--------------------------------------------------------------------------------

以下附早餐会现场速记:

[有数]第一财经博鳌CEO早餐会

时间:2016年3月23日星期三07:30-08:45

地点:博鳌亚洲论坛大酒店

主持人:张力奋第一财经首席顾问

与会嘉宾:(排名不分先后)

周健工 第一财经CEO

Peter TUFANO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院长

梁建章 携程旅行网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

罗军 途家联合创始人、CEO

李怀珍 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洪小文 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

周航 易到用车创始人、CEO

李建军 滴滴出行CDO

第一财经CEO周健工:简单汇报一下第一财经的最新想法,一财现在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发展我们的数据业务,我们知道这是阿里巴巴入主一财双方共同的愿。阿里巴巴刚刚发布的信息是交易数据超过3万亿元,很快超过沃尔玛,第一财经是中国领先的财经媒体,我们非常想联手在中国的媒体行业率先做出这样的一个数据业务,这个就是我们过去的半年多时间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我们去年底发布了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在数据业务上分三步走,第一就是数据的媒体化,就是用更多的数据跟媒体内容结合在一起,让我们的媒体跟内容分析更加深刻更加准确更加及时。同时让外界可以意识到一财跟阿里之间非常好的数据源和数据分析的能力,可以帮助企业解决他们很多基于数据的分析,主要是在推广方面我们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第二阶段,我们希望可以进入更多的垂直领域,可以帮助企业用阿里的商业大数据决策。第三阶段我们希望发展数据的平台化,阿里的数据跟第三方数据,可以建立起终端的业务。最近一财新媒体公司做一些线下的活动,冠名为「有数」,主要在垂直的领域了解用户对数据的需求,挖掘我们的数据怎样能满足用户的需求,数据是一财最重要的一个领域之一。当然我们还有其他的业务,比如在新媒体转型过程当中,我们提出了“资讯+、数据+、视频+”,我们相信第一财经是中国唯一有能力同时做数据资讯和市场的媒体机构。

今天,我们发现在座的嘉宾的构成非常有意思,大家构成了一个产业链,一个生态系统。比如我们的嘉宾来自全球最大的网上订机票跟订房的平台——携程,来自非酒店的订房——途家,这构成了一个产业链。还有在信息产业的投资,还有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洪小文博士,我想微软服务的行业是将来最大的行业,我相信微软有很多的机会,非常感谢大家,希望我们今天有一个愉快的早餐跟交流。

易到用车创始人、CEO周航:有没有数据显示二胎到底(对经济的拉动)管不管用?

携程旅行网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梁建章:有用,这个是中国经济的唯一一大亮点。(政策发布后)怀孕还要十个月的时间,所以(现在)没有显现出来,我去年九月底十月份说更好要大下个月,所以不要着急。未来老年化的问题会增长,当然这个只是短暂的,可能只是几年的需求释放出来,其他的一些政策,其他的一些减税,包括产假等等会有更加持久更大的事。我们的旅游跟服务行业应该是未来的很大受益者。

途家联合创始人、CEO罗军:我们很早做过一个数据,我们途家做家庭住宿(这一块)特别多,家庭出游的时候有两个孩子一般要选择大的房间,我们大开间的一间房间像标准酒店,会有两房,两个孩子放在一个房,这样(看来)二胎政策可能半年、一年见效果,再过一年,小孩子过了一岁之后,两个孩子基本上都要到我们这里来,这个机会比较大的。

易到用车创始人、CEO周航:前一段时间遇到一个医院说说今年的医院预约都饱满了。我们数据上来说,适龄妇女去医院多了,但是目前数据不太明显。

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非常高兴今天参加这个早餐会,刚才周健工总讲到,第一财经跟阿里巴巴的合作,微软我们跟各行各业都在合作,因为我们平台包括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等,不管途家、滴滴还是其他的互联网公司,用技术变成必要的手段,利用数据一方面可以把我们的顾客服务更好,另外一个产品经过大数据的分析产品越来越好,我也是由衷地期盼各个领域的公司合作。因为我们的整个从端到云,而且甚至于更多的人工智能跟大数据机器学习这些(方面)都有很多的积累以及产品,我们公司就是希望可以让每个企业、每个用户增加生产力,这个非常重要。

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李怀珍:我们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一直聚焦到底怎样走,今年主要瞄准三大行业,提出要深耕细作,一是要产能结合,二是新能源,特别是太阳能光伏这一块需要规模化的投入,批量化的处理,规模投入可以有很多的优势。我们去年一年发展很快,拿了资金,以这样的概念做了不少尝试。太阳能还有五年的时间窗口,四年之后还会调整,因为要跟电网各方面的配套相关联。还有刚刚谈的大健康,我们马上进入老龄化社会,这个数据不一样的,未出生(市场)不要小看,其实市场已经来了。

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院长Peter TUFANO :我们过去一年学习中国人口的经济变化,还有对经济的影响,可能在短期、长期都会有经济增长,当中都会有一个抚养率,这个抚养率两端是小朋友跟老人,他们都需要被提供抚养,这对最终的经济会有一定的影响。所以怎么样平衡管理短期、中期、长期,会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今天的各位企业家让我感到印象深刻,之前我也是《金融时报》对商业人物评选的评委,其中也评选出两位来自中国的企业家,中国的企业在商业上有大胆的创新,将来希望我们这一桌也有获奖者。

在我的商学院的学生,他们不仅仅是学习管理、营销、会计这些课程,也必须学习一些宏观的课程,两年前是人口结构的课题,去年是水的问题,这和一般的MBA课程不一样,他们不会选择这样的课题。

周健工: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Peter:一开始我们对所有的CEO进行了采访,时间跨度是25年,我们想看看他们认为会有哪些重大的问题对业务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们发现,三年前他们关注人口结构和老龄化,去年是大数据。刚才提到了今年他们关注的是水的问题,明年是工作场所的变化,还有健康的问题。

周健工:刚才您讲到了每年采访一些企业,问他们25年间最重要的课题。我们也做个同样的调查,谁愿意谈一下未来25年最重要的一个趋势,或者最重要的一个领域?

李怀珍:这个话题太大了,25年我们感觉到太远一点,实际上我们更关注中国跟世界的一体化,怎样连接得更加紧密,项目与项目之间、国与国之间,不管东方西方。

洪小文:去年、前年有大数据,我觉得25年的东西不可能变的,水跟大数据都是一个问题,包括信息安全这些始终是问题,不会那么快改变的,因为今年一年变化之后,形势没有大的变化,我想25年那些太具体了,提出的那些问题,包括水跟大数据太具体了,未来25年随着技术的发展,人工智能的发展对于人本身的影响可能更多的思考,就好像我们未来不想拥有很多的东西,再发挥人的理念发生变化,这个可能更大更深刻的问题。像交通旅行来说,如果以后不需要司机了,这个就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大数据只是一个局部性的变化。我觉得人工智能的发展之后,一定程度取代人扮演什么角色,这个对于人类的发展更加重要。

梁建章:整个社会的生产力,将来这么多钱投到哪儿?这么多生意最后还是看数据媒体决策的,所以你这个生意会做的很好。这二十几年世界上最大的事跟过去二十几年还是一样的,中国的崛起,我对中国还是很乐观的,中国未来20年肯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因为它的最关键的要素就是人的要素,人口、人才的要素还是在这里的,当然中国再过十几年成为最大的经济体,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中国是不是有能力成为一个领导世界科技创新,至少跟美国同样具有创造力的国家跟社会,我觉得简单的说不是说狭义的有多少人的问题,主要是人才的问题,自己培养多少人才,自己留住多少人才。

美国跟其他最领先的国家比较,它的优势是不光是有自己国家的人才,还吸引了全球的人才,中国未来是不是可以把人才的优势可以更加发挥出来,把世界上最大的市场的潜力发挥出来,成为一个科技创新的中心,我觉得未来还是中国的崛起,这个是最大、最有意思的问题。

周航:如果这个话题是企业投资的话,刚才大家说的特别好,有一组话题关于人的,人口结构的变化,还有一个关于健康的变化,还有一个关于环境水能源的话题,最后还有一组话题关于社会的,包括不平等,经济的不平衡,包括国内的经济不平等,和全球经济的不平衡,还有包括地理、政治的大家的关心、担忧,刚才所说的人、环境、社会,最后还要加上科技,因为可能未来的20年有一些科技非常非常的重要。因为我们没有人能够预测未来,最重要的一点大家把所有的东西结合起来我们单个来谈。

第一财经首席顾问张力奋:今后25年对我来说,还是人类历史跟社会的最大的变化。经济可能使我们的人均寿命增加,最近有机会跟几位国际上非常知名的生命科学家交流,他们觉得目前的科学发展,有可能让我们每个人都能活到120岁。如果这个情况真的出现的话,我们将看到完全不一样的人类社会的发展阶段,不管是资源还是整个的社会组织结构,都会有非常非常大的变化。有一位生命科学家跟我这样说,他说癌症的治疗在十年当中应该有非常大的突破,他说现在若要是生一个非常重的毛病的话,最好就是拖,拖两三年新的药就出来了。现在看,我们这张桌子上的朋友都处于青年期,刚刚过了少年期,所以这个意义上面来讲,我觉得建章的研究,一方面对于我们来说是好的,另一个方面,我们可能推迟到一百岁才能退休,已经进入常态化的很多的东西都需要重新思考,所以我觉得基因跟生命科学带来比较大的变化。

周航:可以预见的是无人驾驶一定会发生,无人驾驶一旦大家都用了之后,会带来一场真正的交通革命。改变了人跟社会的关系,可能是到我们的孙子辈,他们会很好奇为什么有驾照?就像我们现在多少人怀疑两百年前的人为什么会骑马,而现在大多数人不会骑马一样。

当然车的形态发生了一些天翻地覆的根本性的变化,一定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人跟车的关系,包括拥有跟使用之间的关系也都会发生非常大的一个变化,这个可能使得产生了一百多年的汽车业发生一个大的拐点,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我认为这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不重要,因为人类过去几百年的历史当中革命性的技术很多,不管电话、电视,还是原来的电力还是铁路、飞机,其实都在那个时代是一个时代性的技术进步。

我比较担心两个问题,一个是人口的问题,它可能是未来非常重大的甚至不可逆的问题,我们看中国的人口现状,还是比较担心这个问题的,人口结构复杂的问题,可能会对我们整个社会产生非常内在对、深刻的、长期的影响。就像日本一样,我们看日本的状态觉得还是挺麻烦的。还有一个是中国跟世界的关系的问题,我认为最后一定会解决,但是是一个悲观和乐观夹杂在一起的问题。

就像刚才所说的中国一定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到底未来中国是世界的领导者还是中国会成为世界的问题,这个是我的一个担心。

罗军:正好接着你刚才的话题说,我的观点是中国未来25年肯定会影响世界这个毫无疑问,无论是好坏,如果这样来看中国的话,这件事情我们接下来这一代人,很有可能他在企业经济方面都有很大的市场,因为纵观几个阶段的变化,以前是温饱,后来发展,接下来可能是体验,所以十分之一的人口会对世界经济产生重要的影响,影响到我们的这个产业,尤其是中国跟世界的衔接,所以这种情况下的共享经济的理念影响中国,所以很有可能未来的25年之内人的意识形态发生很大的变化,影响到人的行为以及经济消费上面会有一些巨大的变化,这些都是我们马上看得见的。

洪小文:我非常同意刚才大家讲的,我做科技科研一辈子,科技角度看未来的25年甚至50年,人与机械的关系,还有机器计算机在人类的生活扮演着完全不可取代的角色之后,所产生延伸出来的一些社会经济人文的问题,首先很多人担心我们会造出一个机器比我们聪明,我告诉大家看不出来任何迹象表明人类造出来一个机器比我们聪明,但是机器因为计算机、大数据、物联网的结合,(看上去是聪明的)。

可以说人类的历史就是造工具的历史,我们对于自己不是那么了解,人类一个重要的特质就是创造力。我们今天的机器都是利用算法执行动作的,大家说机器会对人类造成伤害,当然我们看到也有恐怖分子拿飞机撞楼的,看我们怎么用,真正产生的问题是什么。周总讲到的无人驾驶,机器很聪明,无人驾驶当然比人的眼睛好,那么多摄像头,人根本不可能那样厉害地去开车。

无人驾驶产生的真正问题在于人,比如我们可以实现人不准开车,不需要有驾照,让电脑完全控制车子,这实际上是一个社会问题,不是技术问题。这个和使用马车的时代不一样,从马车到汽车,不过是走的路不同而已。但是从人到机器,是另外一个话题。我们开玩笑说,无人驾驶在哪里最容易实现?在非洲,原因是那里很多地方还没有路,如果你造路,立法可以规定不允许人驾驶,那么很容易实现无人驾驶的通行无阻。

有一本书叫《零边际成本的社会》,主旨是让产品和服务更加大众化,让更多老百姓享受更好的产品和服务,价格弄得更低。但是它没有解决的问题是财富的分配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每一次的工业革命都是取代一些工作,加上一些新的工作,这是能够让大部分的人赚到更多的钱,获得更好的服务的路径。这些需要进行更多的经济、社会学、心理学各个方面的研究,我觉得这个已经不完全是科技的问题。我相信人类的智慧,我想我们会跌跌撞撞,这是未来25年大家面临的很重要的局面,需要我们思考的问题。

罗军:至少希望未来25年不会是机器人坐在这里跟周总开会。

Peter:我之前有见过医生,无人驾驶会毁了医生的工作,原因是车祸减少了,器官捐赠没有了,医生不能通过因为车祸而离世的人捐赠的器官工作了。

周健工:谢谢你们带来这个最好的早餐会和最好的讨论。大家同意吗?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张晶(QA0003)